连花清瘟真是抗疫神药?

中国石家庄以岭制药工人正在胶囊生产线上工作。(新华社)
中国石家庄以岭制药工人正在胶囊生产线上工作。(新华社)

字体大小:

新加坡反对党人民力量党秘书长吴明盛与卫生部近日关于连花清瘟的争论,让这款去年5月起获批于本地销售的“冠病神药”再次进入大众视线。

一年过去,关于连花清瘟治疗冠病的研究有何进展?是否真能治疗冠病?在本地的销售情况如何?zaobao.sg带你了解。

从中成感冒药到“抗疫神药”

连花清瘟胶囊于2003年沙斯疫情暴发期间,由中国石家庄以岭药业开始研发,并于2004年5月经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

从成份上看,连花清瘟胶囊用到了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棉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共13味中草药。其中,连翘、金银花、鱼腥草在内的多味配方,都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24粒装连花清瘟胶囊。(档案照)

2009年甲型H1N1流感爆发后,连花清瘟胶囊被用于治疗中国的确诊患者。后有中国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胶囊在缓解发烧、咳嗽等症状时有显著功效。

2017年,广州中医药大学一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胶囊还具有广谱抗流行性感冒病毒效果。

冠病疫情暴发后,由于特效药尚未问世,对于连花清瘟胶囊治疗冠病的相关研究开始展开。

其中,中国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2020年3月发表于《药理学研究》(Pharmacological Research)的研究是最先问世,也是被引述最多次的相关研究,共214次。

该研究指出,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冠病病毒在细胞中的复制,并通过引起病毒颗粒形体改变而达到抗击病毒活性的作用。

在此基础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于2020年3至5月间,联合中国收治冠病患者的20多家医院,对连花清瘟胶囊治疗冠病展开随机、对照和多中心临床研究。当时中国的主流毒株仍为冠病原始毒株。

该研究结果显示,服用连花清瘟胶囊14天可显著改善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缩短症状持续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

2020年4月,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批准将连花清瘟胶囊纳入应对疫情的“三药三方”,允许连花清瘟胶囊在“功能主治”一栏,添加“在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字样。

2021年11月4日,以岭药业工人在医药胶囊生产线上工作。(新华社)

连花清瘟胶囊之外,“三药”的另外两药也上市多时,分别为2003年专为沙斯研发的血必清注射液,以及2009年为H1N1疫情研发的金花清感颗粒。

截至2020年8月,中国20余省市的冠病诊疗方案中都推荐服用连花清瘟胶囊。

已于22国上市 仅中国列为冠病药物

在中国受到专家和官方推崇,也推动了连花清瘟胶囊生产方以岭药业的“出海”进程。

2020年3月,泰国成为首个在冠病之下批准连花清瘟胶囊上市的国家。2020年5月,我国也批准了连花清瘟胶囊上市。

根据环球网今年3月报道,连花清瘟胶囊已在加拿大、俄罗斯、老挝、乌干达等中国以外的21个国家和地区获批上市。

虽获批上市,但连花清瘟胶囊主要以“中成药”“植物药”“天然健康产品”“现代植物药”或“食品补充剂”等名义获得批准,而非冠病治疗药物。

新加坡卫生科学局11月17日发文告称,我国仅批准连花清瘟作为缓解伤风感冒症状的中成药(Chinese proprietary medicine)在本地销售,未批准它用于治疗或减轻冠病症状。

卫生部11月21日也于面簿发文,称至今只有几个有关连花清瘟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andomised control clinical trials),而且都是在中国进行。由于这些试验人数不够,因此无确凿科学证据显示可以在新加坡使用连花清瘟来预防或治疗冠病。

按照规定,所有表明能够治疗冠病的药物都须呈交科学证据,证明产品安全有效,并在经过当局评估后才能登记并在本地售卖。

当局呼吁公众,不要听信或散播任何有关草药可以预防或治疗冠病的不实传言。当局也警告业者,若使用与冠病疗效有关的字眼进行虚假或误导性营销,可罚款最高5000元或坐牢最长两年,或两者兼施。

以岭药业公司董事吴瑞2020年4月接受中国《证券日报》采访时曾表示,连花清瘟胶囊在美国申请注册的二期临床工作正在按计划推进。然而截至今日,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尚未批准连花清瘟胶囊在美国上市。

从销售上看,连花清瘟胶囊的主要市场仍在中国。以岭药业财报显示,2020年该公司“呼吸系统类产品”销售总额达42.46亿元人民币(约合9.08亿新元),其中仅3.04亿元(约合6500万新元)来自海外销售,占比7%。

以岭药业呼吸系统类产品主要包括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连花清咳片。连花清咳片于2020年5月获批上市。

以岭药业工人正在医药包装生产线上工作。(新华社)

研究进展与质疑

虽然中国有多项研究指出连花清瘟胶囊在缓解冠病症状方面具有功效,但它为何能有功效仍是个谜。

2021年1月,一项由厦门大学药学院和海军军医大学联合进行的药理研究,为连花清瘟胶囊的治疗原理打开了新思路。

该研究通过提取人体体内的连花清瘟活性成分,经过三重筛选,最终找到了四种能抑制冠病病毒的药物成分:大黄酸,连翘苷A、连翘苷I、新绿原酸及其异构体。

尤其是大黄酸(rhein),不仅在人体内暴露程度高,而且具有良好的活性,可能是连花清瘟发挥“ACE2”抑制作用的主要活性成分。冠病病毒是通过呼吸道的细胞表面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感染人类。

然而,也有研究指出,连花清瘟的抗疫药效证据仍然不足。

一项由澳门、云南、三亚三地学者联合进行的研究,在分析了2019年19月至2020年5月间关于连花清瘟的研究后指出,仅两项研究可被纳入“整合分析”(meta-analysis)范围,样本数量为154人。所谓整合分析(也称“元分析”或“荟萃分析”),是对现有的研究展开分析。

该研究认为,由于对连花清瘟的研究集中在中国,样本数量介于20至50人之间,可用于综合分析并进一步发挥价值的研究较少,证据质量不高,因此无法断定连花清瘟的具体抗疫疗效。

此外,也有声音质疑由钟南山主导的研究论文中,并未声明与以岭制药的利益关系,影响研究的可信度。据了解,2019年9月,以岭制药创始人吴以岭与钟南山于广州共同成立“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

2021年11月3日,钟南山赴北京出席中国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中新社)

本地销售情况

据zaobao.sg记者走访发现,连花清瘟胶囊目前在本地药房Guardian、余仁生,以及裕华国货等国货超市均有售。

24粒装的连花清瘟胶囊,多种渠道售价均为9元。

同济医院常驻中医师欧阳强波接受zaobao.sg询问时称,尽管连花清瘟胶囊在缓解高热、咽干痛、咳嗽、头痛等症状方面有一定功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能治疗冠病。

欧阳强波还提到,从整个药方组成来看,有两味药孕妇尤其要注意:

1)绵马贯众性味为苦;涩;微寒;有小毒,阴虚内热及脾胃虚寒者不宜,孕妇慎用。

2)红景天的一些常见副作用有可能导致过敏,心悸,肠胃不适,头痛和恶心。女性在怀孕期间以及哺乳的时间段中最好不要服用红景天。

资深中医师曾庆亮早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也曾说,中医对于预防和治疗冠病并没有所谓的特效药,尤其中医强调不同症状与不同体质的患者应使用不同的中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person id='vgsPY'><marquee></marquee></person>
<dfn id='WOLv'><dfn></dfn></dfn>
    <center id='iL'><var></var></center>
      <span id='gbsKibZ'><center></center></span><center id='ebk'><sup></sup></center><code id='VXC'><i></i></code><strong id='iaTcsy'><b></b></strong>
        <center id='Ey'><u></u></center><bdo id='QcgKZUCD'><i></i></bdo><person id='sFbR'><label></label></person><xmp id='XXvFwElQ'><marquee></marquee></xmp><var id='ptFu'><legend></legend></var><dfn></dfn>
          <del></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