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萍的高平街

字体大小:

老爸信里说,高平街12号的鸟店,有一个会修鸟笼的师傅。

可是酒店街怎么会有鸟店呢?也许是在酒店里面吧!酒店里有鸟店吗?经理竟然回答:“在那道门后面。”

高萍提着鸟笼进入高平街,惊觉一切的风景,都被铲平了。没有老爸在信里提到的视野,也没有自己依稀仿佛的幼年气息。

老爸信里说,高平街12号的鸟店,有一个会修鸟笼的师傅。这师傅不但能将破旧不堪的各类鸟笼修复,还会雕刻鸟笼,雕工听说是传自中国四川。

12号,这个号码,高萍倒是有印象。只是不知那里是家鸟店,更不知有一位那么出色的修笼雕笼的师傅。

高萍在没有风景的高平街上,逢人就问12号在哪儿。

“12号?”好几个人都把问号摔回高萍的脸。“这里有12号吗?”

“这里有12号吗?”

有吗?高萍在众问号里,惊觉也许该换一种问法。

“请问,这里有一家鸟店,你知道在哪儿吗?”高萍改用这样的问法。

“鸟店?”路人用奇怪的语气与神情挤出这两个字,接着把眼光投向根本不远的远方,再快速的折回来,小心的说:“这里只有酒店,没有鸟店。”

“是呀!好像全都是酒店。”高萍惊觉到了这点。

“这里是酒店街,新加坡有名的酒店街。2018年开发的酒店街。有精品酒店,有钟点酒店,有背包酒店,有度假酒店,有廉价酒店,有五星酒店。”路人顿了顿。“你不是新加坡人吗?怎么会不知道这条酒店街?”

另一个路人更尖酸地说:“你是外国人哦!怎么会在酒店街找鸟店?第一次听到叻。”

高萍怪不好意思地将提在手中的鸟笼悄悄地藏在身后。

这鸟笼是老爸信里提到的老笼子,说是清末的老竹笼子,养桂林相思鸟用的。笼身的大圈用深雕雕满百兽,内外圈都是。笼脚以透雕雕了山水人物。笼底底盘雕了《韩熙载夜宴图》。笼口立口门花顶山杯耳果叉耳笼罩,都是兽图。笼中鸟食罐也是清末的青花山水。老爸在信里说这笼叫“山水百兽夜宴相思笼”,很有价值。

鸟笼笼身的好些细竹,已经有了折痕,就快断了。大圈上的一只麒麟,则不见了头部。老爸认为只有12号的这位师傅有办法将这些缺缺失失,给找回来。

可是呀!酒店街怎么会有鸟店呢?

也许是在酒店里面吧!

高萍如此想的当儿,双眼突然间闪出“12大酒店”这几个字,这不就是12号吗?

高萍推开酒店大门,没留意里边的细节,直接走向放了“大堂经理”金属牌的桌前,问:“请问你们酒店的鸟店在哪里?”高萍直觉这样的问题,应该会被经理翻白眼。酒店里能有鸟店吗?谁知经理竟然回答:“在那道门后面。”

“蛤?”高萍被这答案吓呆了几秒。

“在那道门后面。”经理用手指那个方向,加强了答案的确定性。

高萍机械的转身,忘了道谢。走到那道门前,仔细打量了那道门。没有任何文字或图案说明鸟店在这道不起眼的门后。高萍突然间紧张了一下,告诉自己,开门就对了。

门推开了,扑入眼帘的,竟是一座好大的泳池,边上有一块碑石,写了一行英文“Yan Kit swimming pool”一行中文“寅杰泳池”。泳池里有好些小孩在戏水游泳。有几个小孩离开泳池,湿漉漉的走向泳池对面的小摊。摊主一边收钱收碟子,一边看着锅里的蛤与螺。摊边几个小孩,一些有技巧地用力将螺肉从螺壳里吸进嘴里,一边小心翼翼地剥开刚烫熟的蛤,再将蛤肉痛快地送入嘴里。泳池边有几棵雨树,树上隐约看到几只相思鸟,还隐约听到几声相思鸟独特的鸣叫。

高萍用力甩了一下头,再大力闭了几下眼睛。心想,寅杰泳池在寅杰路,寅杰路在丹戎巴葛路的对面往里走,高平街在丹戎巴葛路的这一边,两条街虽靠近,却隔了一条丹戎巴葛路,绝不可能在高平街见着寅杰泳池呀!而且不是有报道说,1952开放的寅杰泳池,2001年因缺乏保养与维修而关闭,2019年已经重新发展为社区体育中心,此时此刻,怎么会再看到泳池?难道酒店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这酒店到底占用多少地皮呀?

高萍从门坎上退了回来,转身想向大堂经理问个究竟,却见不到大堂经理。

大堂经理不见了!

不,正确的说,是大堂不见了。

刚才进来的时候,虽然没留意细节,但可以感觉到是有一个一般酒店都该有的酒店大堂。可是现在大堂不见了,经理自然也就不见了。难道本来就没有大堂没有经理?

现在有的,除了不解,就只有大约十米外的酒店大门。十米?这个门与酒店大门只有十米距离?怎么可能有大堂?应该是把空间都腾给泳池了。这酒店到底占用了多少地皮呀?

高萍也快步走向大门,大力推开大门,大力的跨了出去。

门外的一切,又让高萍不自主的再大力甩了一下头。

门外竟是一所学校,校门上写着“Gan Eng Seng School”,是颜永成中学。这个时间好像是学校假期,校门紧闭,好像要闭起什么秘密。有两个少年,正爬上校门旁的铁篱笆,要探索内里的什么秘密。不是,少年是想越过篱笆,到运动场上打篮球。球场上已有几个先到的少年在运球投篮,同样是少年的裁判,努力的在吹口哨。少年们都不是颜永成中学的,都是住在就近的。另一个球场上,几个少年在大声的说活,好像在谈判。这几位是在模仿电影里的黑帮,谈着谈着,好像要打起来。球场旁的一棵青龙木,隐隐约约的有几只相思鸟,隐隐约约的鸣叫着相思鸟独特的喉音。

“高萍接球!”高萍接过队友传来的球,运球切入对方防线,快速来到篮下,双脚一蹬,正要投篮,却被谁人的脚绊了一下,连人带球往地面扑去。

呀!高萍吓得大叫,却发现自己不是往地面扑,而是往后退,退回大门里。

对着大门,高萍狐疑着,刚才我推开大门了吗?见到学校了吗?有人在打球吗?我在打球吗?不!颜永成中学在道拉实街,以前我们叫这街为倒垃圾街,这街与高平街交接,学校在两街交界处再往里一些,在上个世纪90年代已搬离道拉实街,怎么可能出现在12号这间酒店外?难道酒店内建了一模一样的学校?呀!这酒店到底占用了多大的地皮呀?

不对!这是酒店大门,外面就是街道,怎么会变成学校?

没有想法,只能狐疑的高萍,突然瞄见,大堂经理正堂堂正正的坐在那里,噫!酒店大堂又出现了。

高萍走向经理:“请问——”口吐二字后,整个人错愕了,脸色像当年的暮色——要问什么?问为什么你刚才消失了?问这里为什么成了酒店街?问高平街12号在哪里?问高平街有鸟店吗?问那门后为什么有泳池?问大门外为什么有学校?

还是问这12大酒店到底占用了多大的地皮?

“请问——”高萍还没想好要问什么,只听到经理开口说:“高萍呀!你看这笼子如何?”

蛤!高萍回过神,是老爸在问:“高萍呀!你看这笼子如何?纯手工的,笼身罩顶大圈都是竹雕的,三个笼脚是黄杨木雕,笼底是桃木雕,你看这些雕刻,都是清末民间艺人的手艺。”

“爸,这么好的笼子哪来的呀!“

“这个笼子呀!”老爸边说边把笼子挂在天井晾衣服的竹竿上,天空掠过两只相思鸟。“是亚林的收藏。”

“常来找你的大收藏家亚林吗?高萍记得每次亚林来找老爸,都把欧产豪华车停在我们家后巷。在后巷游荡的少年,也总要对着车子,又哇又摸的,弄个老半天。亚林为了避免别人说他堵着后巷,都会在玻璃挡风镜上粘一张写了“车主在12号喝咖啡有事请来12号找”。的大纸条。

“是呀!亚林不久前去世了,他那些收藏,都被他那独子卖给了garang guni,只有这笼子,他那独子说,亚林去世前特别吩咐要送给我。”老爸的眼眶有感伤的光芒。

“卖给garang guni?不是便宜了garang guni?亚林的独子不知道那些收藏都是很有价值的东西吗?”高萍想说,收藏不是都充满情感价值,不是都灌满文化价值吗?但看着老爸的眼眶,就忍住不说。

“亚林身家丰厚,留给独子的财产,我们是算不出来的啦!他的独子当然不在意那些收藏的价值。”老爸说,“那一点价值,哪比得上亚林那二三十个房产的价值?哎!应该是嫌占地方,交给garang guni,又快又省事。”

“老高呀!你把这么漂亮的鸟笼挂在这根烂竹竿上,不怕竹竿折断,摔坏这宝贝鸟笼吗?”住在二楼天井旁开美发院的雅华,探出头来,大声的笑着说。

“哈哈!不怕,这晾衣老竹竿,少说也用了十几年,耐得很,绝对撑得起这老笼子。”老爸的眼眶有了笑意。

住在前房街口五脚基帮人剪头发的亚唐,从后巷走进来,对老爸说:“你听说了吗?政府不让我们在这里了。”

“这么回事?”

“他们要把1号到20号的屋子收回去,要拆掉。”

“拆掉高平街1号到20号?那就是拆了整条高平街嘛!政府要那么大的地皮来干嘛呀!”

“没听说要干嘛!”亚唐说着,看到住在二楼后房的李老师,就问:“李老师你知道这回事吗?”

“是有这回事,那天二房东拿了大房东传给他的政府的信让我看,政府确定在明年1988年以前要拆掉1号到20号,”李老师说:“但没说拆掉后要做何发展,据说会先空着。”

“我们要睡街边了。”二楼的雅华再次探出头来。“既然不发展,又何必拆?”

“爸,”高萍不知何故,靠近老爸耳边,轻声的说:“你是不是也给我写了封信?”

“蛤!什么信?”

“你在信里说,要我到高平街12号鸟店,找一位很厉害的师傅,帮忙修你这个,这个,山水,百兽,夜宴相思笼。”

“你傻了!”老爸的语气里有几分责备。“那年你三岁又八个月,由妈妈抱着坐船到新加坡,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住在高平街12号,这里是我们的家,家里怎么会有鸟店?又哪来的什么师傅?”

“蛤——”

“你是不是被拆屋的事吓傻了?是不是害怕睡街边呀?”

高萍无法回应,只能晃神,像天井外的暮色,晃晃的。

“请问,你需要帮忙吗?”

哦!是大堂经理在问:“请问,你需要帮忙吗?”

“是,是,请问——”高萍强自镇定。“我其实是想问,这里是不是高平街12号?是不是有鸟店在这里?是不是有一位会修鸟笼的的师傅?我想请他修一修我老爸这个清末相思笼。”高萍说着,将鸟笼提高至桌面的高度。

“这个笼这么新,需要修吗?”经理狐疑。

“需要的,你看这里。”高萍再提高鸟笼,想给经理说说哪里要修,哪知眼神一接触鸟笼,竟然呆了。

怎么是一个塑料底盘铁枝笼身的现代新笼?那清末的神采,何曾存在?

“这种铁笼如果坏了,通常丢掉,再买个新的,哪需要修啦!而且,这里是高平街也叫酒店街的12大酒店,酒店街怎么会有鸟店?酒店里怎么会有鸟店?”经理做个手势,示意高萍离开。

高萍缓缓的晃晃的推开酒店大门,走入没有风景的街心。

整条街的酒店争相安抚着各路旅人,独独无法安顿失落的“山水百兽夜宴相思笼”,独独无法抚平提着铁枝新笼的新新人心。

天空没有相思鸟,天空没有半声鸟叫。天空一边阳光刺眼,天空一边灰头灰脸。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marquee id='PsDO'><code></code></marquee><base id='Baoiip'><font></font></base><nobr id='UTl'><xmp></xmp></nobr>
<small id='rGPANKH'><fieldset></fieldset></small>
    <center id='fEQ'><bdo></bdo></center><em></em>
      <l id='qScoc'><em></em></l><abbr id='Nr'><caption></caption></abbr>
        <caption id='nUu'><fieldset></fieldset></caption><sub id='kjJpPvyn'><small></small></sub>
          <address id='wYISX'><samp></samp></address><sup id='vNEtf'><sup></sup></sup>